「毅」观点|毅达资本应文禄:呼吁中长期资本形成,丰富源头活水

发布时间: 2019-06-05 00:29:00


        6月1日,“第二十一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在广州盛大开幕。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应文禄应邀出席论坛并担任《僧多粥少:募资困境如何破局》的圆桌讨论专场主席。
 
         在募资难成为行业共同难题的背景下,机构的分化日渐显现,全行业进入比较痛苦的深度调整期,应文禄认为:募资难短期很难破局,但是依然值得探讨。
 
        以下是应文禄在圆桌论坛上的观点分享:


 
 
VC承担着支持中小、投资科技的历史使命,但募资压力越来越大
 
         当前中国全社会直接融资在融资结构中的占比依然偏低,因统计口径不同,大约在5-15%,和美国的直接融资占比80%相较,差距很大。这也反映了我国现状:中小型企业、创业型企业,早期很难拿到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资金。当然,银行的风险属性也决定了它不会进入早期投资阶段,因此无论花多大力气呼吁,银行的资金都很难直接进入,因为这本质上是VC行业应该做的事。
 
         当下有两个重要的热点,一是中美关系,二是科创板。这两者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焦点,就是科技。中美两国之间比拼至今,大家都意识中国的科技短板。而VC行业对中国科技进步的支撑,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都是不可替代的力量。对比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公司,绝大部分背后都有VC支持。
 
         但是,尽管VC承担着支持中小、投资科技的重要历史使命,市场却很有意思,大家都感到募资越来越有压力。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和经济发展其实是高度匹配的。到今年4月份私募行业数据创下新高,达到13.31万亿元,其中股权和创投行业的管理规模达到9.16万亿元。本来3、4月份整个市场的信心已有所恢复,但经历了中美上一轮磋商谈判、美国的“实体清单”等一系列事件影响后,预计5月份的私募整体数据可能不会太好。
 
呼吁中长期资本形成,丰富源头活水

 
         在座的各位投资人都讲到这个行业LP的结构特点,其中一个就是呼吁中长期资本的形成。中基协洪磊会长去年12月份有一个讲话,提到国内私募基金LP的结构里面,高净值个人客户占了17%,工商企业占了34%,也就是这两者占了51%,而险资、社保、养老基金,包括大学捐赠基金,在中国的LP结构中占比非常小。
 
 
         在中国,中长期资金包括养老基金、社保、险资,以及存在国有大平台里面的大量资金,这是个惊人的数据。但是每笔资金都有各自的门槛将他们拦在了创投行业之外,去年的“资管新规”拦住了银行资金;社保,也只给了屈指可数的少数的投资机构;整个国有平台,由于注重效率问题、程序问题、问责问题,根本就不敢投创投企业,更不要说早期创业企业了。VC的活水之源,最大的源头问题没有充分的解决,而是靠法人企业、靠高净值客户,要想支撑将来大规模的发展,要支撑中国科技的进步,是有非常大难度的。因此,如何打通这些中长期资本使之与风险资本相匹配,是值得全行业共同努力解决的。
 
GP的第一要义是提升业绩、自律合规
 
         尽管募资难,但是对于GP来说,有两点需要做好。
 
         首先就是业绩为王,提升投研。业绩是吸引优质LP的基础,而稳定的业绩更是GP自身专业水平、投研能力的证明。没有经历几个完整的产业周期,没有清算过几只基金,就没有可靠的业绩做支撑。现在已经是科技投资的时代,GP的投研能力、对产业的理解显得尤为重要。单纯依靠政策的投资往往是镜花水月,投资必须把握时代的核心脉搏,而不是追逐热点。
 
        另一点就是自我规范,严格自律。私募行业从过去的野蛮生长进入到现在的监管趋严,证监会、中基协都在建立白名单制度,因此做好自己是第一要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时间: 2019-06-05 00:29:00


        6月1日,“第二十一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在广州盛大开幕。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应文禄应邀出席论坛并担任《僧多粥少:募资困境如何破局》的圆桌讨论专场主席。
 
         在募资难成为行业共同难题的背景下,机构的分化日渐显现,全行业进入比较痛苦的深度调整期,应文禄认为:募资难短期很难破局,但是依然值得探讨。
 
        以下是应文禄在圆桌论坛上的观点分享:


 
 
VC承担着支持中小、投资科技的历史使命,但募资压力越来越大
 
         当前中国全社会直接融资在融资结构中的占比依然偏低,因统计口径不同,大约在5-15%,和美国的直接融资占比80%相较,差距很大。这也反映了我国现状:中小型企业、创业型企业,早期很难拿到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资金。当然,银行的风险属性也决定了它不会进入早期投资阶段,因此无论花多大力气呼吁,银行的资金都很难直接进入,因为这本质上是VC行业应该做的事。
 
         当下有两个重要的热点,一是中美关系,二是科创板。这两者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焦点,就是科技。中美两国之间比拼至今,大家都意识中国的科技短板。而VC行业对中国科技进步的支撑,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都是不可替代的力量。对比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公司,绝大部分背后都有VC支持。
 
         但是,尽管VC承担着支持中小、投资科技的重要历史使命,市场却很有意思,大家都感到募资越来越有压力。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和经济发展其实是高度匹配的。到今年4月份私募行业数据创下新高,达到13.31万亿元,其中股权和创投行业的管理规模达到9.16万亿元。本来3、4月份整个市场的信心已有所恢复,但经历了中美上一轮磋商谈判、美国的“实体清单”等一系列事件影响后,预计5月份的私募整体数据可能不会太好。
 
呼吁中长期资本形成,丰富源头活水

 
         在座的各位投资人都讲到这个行业LP的结构特点,其中一个就是呼吁中长期资本的形成。中基协洪磊会长去年12月份有一个讲话,提到国内私募基金LP的结构里面,高净值个人客户占了17%,工商企业占了34%,也就是这两者占了51%,而险资、社保、养老基金,包括大学捐赠基金,在中国的LP结构中占比非常小。
 
 
         在中国,中长期资金包括养老基金、社保、险资,以及存在国有大平台里面的大量资金,这是个惊人的数据。但是每笔资金都有各自的门槛将他们拦在了创投行业之外,去年的“资管新规”拦住了银行资金;社保,也只给了屈指可数的少数的投资机构;整个国有平台,由于注重效率问题、程序问题、问责问题,根本就不敢投创投企业,更不要说早期创业企业了。VC的活水之源,最大的源头问题没有充分的解决,而是靠法人企业、靠高净值客户,要想支撑将来大规模的发展,要支撑中国科技的进步,是有非常大难度的。因此,如何打通这些中长期资本使之与风险资本相匹配,是值得全行业共同努力解决的。
 
GP的第一要义是提升业绩、自律合规
 
         尽管募资难,但是对于GP来说,有两点需要做好。
 
         首先就是业绩为王,提升投研。业绩是吸引优质LP的基础,而稳定的业绩更是GP自身专业水平、投研能力的证明。没有经历几个完整的产业周期,没有清算过几只基金,就没有可靠的业绩做支撑。现在已经是科技投资的时代,GP的投研能力、对产业的理解显得尤为重要。单纯依靠政策的投资往往是镜花水月,投资必须把握时代的核心脉搏,而不是追逐热点。
 
        另一点就是自我规范,严格自律。私募行业从过去的野蛮生长进入到现在的监管趋严,证监会、中基协都在建立白名单制度,因此做好自己是第一要义。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的团队
核心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