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解读|ESG投资,毅达资本的中国实践 - 新闻资讯 - ADDOR CAPITAL - 毅达资本

媒体解读|ESG投资,毅达资本的中国实践

发布时间: 2021-07-17 09:37:00

在传统认知中,能创造丰富商业营收的活动,一般不具有社会效益;具有社会效益的项目,很难产生商业营收。但欧美早已花了近半个世纪,终结了ESG(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与财务收益的辩题。
 
美国首只ESG基金成立于1971年,首个ESG指数成立于1990年。2006年,联合国成立责任投资原则组织(UNPRI),在建立初期,超80%的签署机构来自欧美,ESG投资彼时在欧美已得到广泛认同,专注ESG投资的机构接连涌现。
 
但就是看似“舶来品”的ESG,却在中国慢慢发酵,尤其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影响下,更呈现出令全球瞩目的加速成长态势。
 
正如前不久贝莱德CEO拉里·芬克所说,当下投资风向正在发生“结构性转变”,“2020年ESG领域表现较好的企业都比同行业其他企业业绩表现得更好,享受‘可持续性估值溢价’”。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的市场有中国的特殊性,要通过自主创新的ESG投资逻辑解决中国市场条件下的社会环境问题,需要熟悉中国市场的投资人才。
 
中国头部创投机构毅达资本近日发布的《2020-2021年度ESG报告》,恰恰很直观地展现了这一点。



 
从商业效率到社会效率
 
在此份报告中出现的企业案例,围绕核心科技、大健康、清洁环保等多个维度展开。从历史数据和操作实践上来看,符合毅达资本ESG投资理念的公司,不仅能产生一定的Alpha超额收益,也同样具有与社会发展的宏观背景相称的目标和使命。
 
在国家重点需求的高科技领域,例如上海理想万里晖所研发的,应用于光伏异质结电池的离子增强化学气相沉淀设备,打破国际巨头垄断,成功实现中国在该领域的技术自强,并跻身国际一流行列;潮州三环集团专注于电子材料供应链上全环节技术的一体化研发,多个产品市占率位居全球第一,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力;合肥科威尔的测试电源设备,则应用于光伏、电动汽车等多个领域,将技术深度应用于各个场景,并于2020年成功登陆科创板。
 
在新冠战“疫”中,毅达资本超100家被投企业、近2万人投入战场,捐赠各类医疗设备和物资价值超2亿元。志高机械、怡和嘉业、软通智慧、泰特尔等企业,在雷神山医院建设、呼吸机生产、城市疫情防控、及时复工保障全球供应链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与此同时,面对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等议题,毅达资本坚定践行绿色投资。其投资的万德斯环保,作为垃圾渗滤液处理和填埋场修复等细分领域的第一梯队服务商,营收至2020年达7.9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52.9%,并于2020年登陆科创板。

这些只是毅达ESG投资版图的冰山一角。
 
自2014年毅达资本成立以来,7年多时间内,无数有着企业家精神、有科技门槛、有社会担当的产业之星,通过资本的助力,从看似非商业化的科研计划中走出,走向市场、走向大众、走向社会生活,将社会原则作为企业原则,将商业效率转变为社会效率,在商业世界中寻找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对策与答案。
 
这也是毅达资本ESG投资的终极价值,把创造更大的社会福祉作为所有业务的目标,落实到具体的业务规划,并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改变世界。
 
总体来看,在ESG投资策略的引领下,毅达资本也实现了“质”与“量”的并进发展。2020年,毅达资本项目投资数量同比增加58.67%,投资金额同比增长48.21%,关键科技领域投资占比超90%,20个项目实现证券化,创历史新高。同时,资产质量和经营业绩都有显著提升。
 
从公司治理到命运共同体
 
而当社会原则成为企业原则,投资机构作为站在商业与现实两个世界融合点的“接引人”,谨守自我约束性质的一般性要求是远远不够的。要走出舒适区,调动体系内的资源和能力,以更为积极主动的方式,追求有效率地实现社会目标落地。
 
在毅达资本看来,这一能力则反映在规范化的公司内部治理、引导投后企业规范治理与不断探索的基金治理等责任落实上。
 
主动拥抱商业原则与社会原则的统一,在毅达内部同样形成了共识。以服务社会整体利益为目标,毅达资本已形成股东会、董事会、监事相互促进、相互制衡的良性治理结构,为公司高质量决策和规范化运作奠定了基础。
 
在此基础上,毅达资本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投后管理体系,通过“分级评价、分类赋能”的模式,“有所为有所不为”地帮助企业规范公司治理机制、提升规范运作能力。
 
以2021年年初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后与深交所主板合并)的鑫铂股份为例,即便是来自竞争早已白热化的传统铝型材行业,其仍成为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代表,连续多年保持70%的营收增速。作为华东区域最先引进ERP的铝型材企业,鑫铂股份充分重视生产管理水平与企业文化建设,在2017年完成股改后,毅达资本等机构投资人进入董事会,保障公司在良好的治理架构和流程规范下做出重大决策、解决发展问题。
 
而在这样的投后管理体系里,毅达积极参与董事会,也并非只是扮演单纯的商业决策职能。作为协调两个世界关系的枢纽,只有对社会价值创新过程中的风险点和潜在问题看得见、改得了、推得动,才能通过对企业的规范治理,进一步推动行业治理的远大目标。
 
如果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通过自上而下的ESG投资带动区域的产业、环境与社会发展,也正在毅达的努力下成为现实。
 
例如,在如今投资领域风头正劲的安徽,毅达资本在2012年便早早展开了布局。截止目前,毅达资本在安徽三只基金共投资项目超过50个,总投资金额超30亿元,6家被投企业实现上市,3个项目正在排队,30个项目拟申请IPO……
 
今天的安徽已经摘掉了“传统产业”的印象,贴上了“科技产业”的标签,但毅达的想象还不止于此,其视线也已跃至合肥之外。其推出的“江海计划”步步为营,在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广东等省市深耕效果显著。江苏省内的“星罗棋布计划”深入推进,服务也已经下沉到各个地市和发达区县。
 
即便各地的发展速度和阶段并不相同,但坚守本土价值,参与全球竞争,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推动建设产业与城市发展的命运共同体,已成为毅达的“智”与“志”。
 
毅家人到生态圈
 
有这样一个词汇在报告中被反复提及——“毅家人”。
 
左手是价值投资,右手是企业管理。无论是以股东利益、还是企业相关方利益的社会责任为着眼点,在面对商业价值创造和社会价值创新时,毅达资本的管理团队都很直观地表达了对待“人”这一关键因素的重视与培育。
 
正如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反复强调的,“人是决定事业成败的关键因素”、“最好的成功不是一个人的成功,而是彼此分享、互相成就”。
 
一直以来,毅达都致力于成为与员工携手共进的同行者。奉行精英文化,不断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加入;构建多层次培训体系,畅通职业发展通道,倡导员工为社会赋能;全面保障员工权益,健全的福利体系也有助于提升员工归属感。
 
值得注意的是,ESG投资关注的领域往往是填补行业空白的垂直领域,随着这些领域中的科技创新日益成为主流,一些冷门或前沿专业的专才不可或缺。综合来看,需要既有行业洞见和积累又有商业敏锐度的复合型人才。
 
在毅达资本的人才团队中,68%拥有互联网、制造业、大健康、新材料等产业背景。2020年,公司引入了52位各类优秀人才,团队结构向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方向发展。
 
在投资决策中,对企业家精神的考量也是毅达重要的评判维度。企业家精神本身就包含了对社会、环境、客户、股东、员工等各利益相关方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意识担当。这一点在新冠疫情的大考中,大健康的“毅家人”们也表现的尤为突出。
 
因此,在“毅家人”的大概念之下,打造投资人、GP、被投企业的生态圈是毅达资本的特色,毅达资本所有的被投资企业和投资人都可以实现良性互动,这也为被投资企业提供了更多内生的发展机会。同时,毅达资本也可以更好地支撑生态圈中的不同主体,带动他们一起参与到价值创新中来,共同努力并分享成果。
 
结语
 
经过四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企业逐渐拉近与全球先进水平的距离。进入新时代,面对发展范式的改变,发达国家固化的分工体系在某些方面增加了企业转型的机会成本,也为中国企业在理论和实践上引领全球创新提供了空间。
 
事实上,中国的特殊性也好,全球的普遍性也好,放眼去看的话,社会与环境的问题比比皆是。但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细小的变化也会产生巨大的效益。回顾毅达资本的发展历程,其投资的每一家企业、尽调的每一个项目,都直接或间接地参考并落实了ESG投资体系,并在多年的实操中,将ESG内化为投资决策的行动准则,动态调整公司对项目的价值与风险评估。
 
可以说,毅达在通过资本之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也在无形之中提出更多的中国方案。这将是进一步推进社会创新与价值创造的基础,也是推动命运共同体发展,体现中国经验和思想的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时间: 2021-07-17 09:37:00

在传统认知中,能创造丰富商业营收的活动,一般不具有社会效益;具有社会效益的项目,很难产生商业营收。但欧美早已花了近半个世纪,终结了ESG(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与财务收益的辩题。
 
美国首只ESG基金成立于1971年,首个ESG指数成立于1990年。2006年,联合国成立责任投资原则组织(UNPRI),在建立初期,超80%的签署机构来自欧美,ESG投资彼时在欧美已得到广泛认同,专注ESG投资的机构接连涌现。
 
但就是看似“舶来品”的ESG,却在中国慢慢发酵,尤其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影响下,更呈现出令全球瞩目的加速成长态势。
 
正如前不久贝莱德CEO拉里·芬克所说,当下投资风向正在发生“结构性转变”,“2020年ESG领域表现较好的企业都比同行业其他企业业绩表现得更好,享受‘可持续性估值溢价’”。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的市场有中国的特殊性,要通过自主创新的ESG投资逻辑解决中国市场条件下的社会环境问题,需要熟悉中国市场的投资人才。
 
中国头部创投机构毅达资本近日发布的《2020-2021年度ESG报告》,恰恰很直观地展现了这一点。



 
从商业效率到社会效率
 
在此份报告中出现的企业案例,围绕核心科技、大健康、清洁环保等多个维度展开。从历史数据和操作实践上来看,符合毅达资本ESG投资理念的公司,不仅能产生一定的Alpha超额收益,也同样具有与社会发展的宏观背景相称的目标和使命。
 
在国家重点需求的高科技领域,例如上海理想万里晖所研发的,应用于光伏异质结电池的离子增强化学气相沉淀设备,打破国际巨头垄断,成功实现中国在该领域的技术自强,并跻身国际一流行列;潮州三环集团专注于电子材料供应链上全环节技术的一体化研发,多个产品市占率位居全球第一,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力;合肥科威尔的测试电源设备,则应用于光伏、电动汽车等多个领域,将技术深度应用于各个场景,并于2020年成功登陆科创板。
 
在新冠战“疫”中,毅达资本超100家被投企业、近2万人投入战场,捐赠各类医疗设备和物资价值超2亿元。志高机械、怡和嘉业、软通智慧、泰特尔等企业,在雷神山医院建设、呼吸机生产、城市疫情防控、及时复工保障全球供应链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与此同时,面对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等议题,毅达资本坚定践行绿色投资。其投资的万德斯环保,作为垃圾渗滤液处理和填埋场修复等细分领域的第一梯队服务商,营收至2020年达7.9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52.9%,并于2020年登陆科创板。

这些只是毅达ESG投资版图的冰山一角。
 
自2014年毅达资本成立以来,7年多时间内,无数有着企业家精神、有科技门槛、有社会担当的产业之星,通过资本的助力,从看似非商业化的科研计划中走出,走向市场、走向大众、走向社会生活,将社会原则作为企业原则,将商业效率转变为社会效率,在商业世界中寻找解决现实世界问题的对策与答案。
 
这也是毅达资本ESG投资的终极价值,把创造更大的社会福祉作为所有业务的目标,落实到具体的业务规划,并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改变世界。
 
总体来看,在ESG投资策略的引领下,毅达资本也实现了“质”与“量”的并进发展。2020年,毅达资本项目投资数量同比增加58.67%,投资金额同比增长48.21%,关键科技领域投资占比超90%,20个项目实现证券化,创历史新高。同时,资产质量和经营业绩都有显著提升。
 
从公司治理到命运共同体
 
而当社会原则成为企业原则,投资机构作为站在商业与现实两个世界融合点的“接引人”,谨守自我约束性质的一般性要求是远远不够的。要走出舒适区,调动体系内的资源和能力,以更为积极主动的方式,追求有效率地实现社会目标落地。
 
在毅达资本看来,这一能力则反映在规范化的公司内部治理、引导投后企业规范治理与不断探索的基金治理等责任落实上。
 
主动拥抱商业原则与社会原则的统一,在毅达内部同样形成了共识。以服务社会整体利益为目标,毅达资本已形成股东会、董事会、监事相互促进、相互制衡的良性治理结构,为公司高质量决策和规范化运作奠定了基础。
 
在此基础上,毅达资本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投后管理体系,通过“分级评价、分类赋能”的模式,“有所为有所不为”地帮助企业规范公司治理机制、提升规范运作能力。
 
以2021年年初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后与深交所主板合并)的鑫铂股份为例,即便是来自竞争早已白热化的传统铝型材行业,其仍成为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代表,连续多年保持70%的营收增速。作为华东区域最先引进ERP的铝型材企业,鑫铂股份充分重视生产管理水平与企业文化建设,在2017年完成股改后,毅达资本等机构投资人进入董事会,保障公司在良好的治理架构和流程规范下做出重大决策、解决发展问题。
 
而在这样的投后管理体系里,毅达积极参与董事会,也并非只是扮演单纯的商业决策职能。作为协调两个世界关系的枢纽,只有对社会价值创新过程中的风险点和潜在问题看得见、改得了、推得动,才能通过对企业的规范治理,进一步推动行业治理的远大目标。
 
如果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通过自上而下的ESG投资带动区域的产业、环境与社会发展,也正在毅达的努力下成为现实。
 
例如,在如今投资领域风头正劲的安徽,毅达资本在2012年便早早展开了布局。截止目前,毅达资本在安徽三只基金共投资项目超过50个,总投资金额超30亿元,6家被投企业实现上市,3个项目正在排队,30个项目拟申请IPO……
 
今天的安徽已经摘掉了“传统产业”的印象,贴上了“科技产业”的标签,但毅达的想象还不止于此,其视线也已跃至合肥之外。其推出的“江海计划”步步为营,在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广东等省市深耕效果显著。江苏省内的“星罗棋布计划”深入推进,服务也已经下沉到各个地市和发达区县。
 
即便各地的发展速度和阶段并不相同,但坚守本土价值,参与全球竞争,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推动建设产业与城市发展的命运共同体,已成为毅达的“智”与“志”。
 
毅家人到生态圈
 
有这样一个词汇在报告中被反复提及——“毅家人”。
 
左手是价值投资,右手是企业管理。无论是以股东利益、还是企业相关方利益的社会责任为着眼点,在面对商业价值创造和社会价值创新时,毅达资本的管理团队都很直观地表达了对待“人”这一关键因素的重视与培育。
 
正如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反复强调的,“人是决定事业成败的关键因素”、“最好的成功不是一个人的成功,而是彼此分享、互相成就”。
 
一直以来,毅达都致力于成为与员工携手共进的同行者。奉行精英文化,不断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加入;构建多层次培训体系,畅通职业发展通道,倡导员工为社会赋能;全面保障员工权益,健全的福利体系也有助于提升员工归属感。
 
值得注意的是,ESG投资关注的领域往往是填补行业空白的垂直领域,随着这些领域中的科技创新日益成为主流,一些冷门或前沿专业的专才不可或缺。综合来看,需要既有行业洞见和积累又有商业敏锐度的复合型人才。
 
在毅达资本的人才团队中,68%拥有互联网、制造业、大健康、新材料等产业背景。2020年,公司引入了52位各类优秀人才,团队结构向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方向发展。
 
在投资决策中,对企业家精神的考量也是毅达重要的评判维度。企业家精神本身就包含了对社会、环境、客户、股东、员工等各利益相关方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意识担当。这一点在新冠疫情的大考中,大健康的“毅家人”们也表现的尤为突出。
 
因此,在“毅家人”的大概念之下,打造投资人、GP、被投企业的生态圈是毅达资本的特色,毅达资本所有的被投资企业和投资人都可以实现良性互动,这也为被投资企业提供了更多内生的发展机会。同时,毅达资本也可以更好地支撑生态圈中的不同主体,带动他们一起参与到价值创新中来,共同努力并分享成果。
 
结语
 
经过四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企业逐渐拉近与全球先进水平的距离。进入新时代,面对发展范式的改变,发达国家固化的分工体系在某些方面增加了企业转型的机会成本,也为中国企业在理论和实践上引领全球创新提供了空间。
 
事实上,中国的特殊性也好,全球的普遍性也好,放眼去看的话,社会与环境的问题比比皆是。但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细小的变化也会产生巨大的效益。回顾毅达资本的发展历程,其投资的每一家企业、尽调的每一个项目,都直接或间接地参考并落实了ESG投资体系,并在多年的实操中,将ESG内化为投资决策的行动准则,动态调整公司对项目的价值与风险评估。
 
可以说,毅达在通过资本之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也在无形之中提出更多的中国方案。这将是进一步推进社会创新与价值创造的基础,也是推动命运共同体发展,体现中国经验和思想的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社会责任
2020-2021
2019-2020
诚聘英才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