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观点|毅达资本合伙人周喆谈文化产业未来的投资机会:找场景!找技术! - 公司观点 - ADDOR CAPITAL - 毅达资本

「毅」观点|毅达资本合伙人周喆谈文化产业未来的投资机会:找场景!找技术!

发布时间: 2020-09-25 13:49:00


编者按:近日,融资中国2020(第八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在北京四季酒店召开。会上,毅达资本合伙人周喆受邀出席圆桌论坛,与弘毅资本合伙人崔志芳、四川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总经理吴军、上海文广资本管理合伙人赵晓晖、达晨财智合伙人何士祥共同探讨了技术引领下,文化产业投资的挑战和机遇。

周喆表示,万物互联后,场景将有无限想象力。回到文化产业投资机会,就是去找场景,去找技术,投能够帮助行业解决痛点的技术,投能够赚钱的场景。

以下为精彩演讲实录分享:

投资技术和场景的结合,赋能B端

 
主持人(何士祥):这场论坛主要围绕技术和文化产业的变革进行讨论,我做文化产业大概有20多年,这几年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5G,文化产业通过技术的变革出现很多龙头企业。先请在座的各位,介绍一下自己投了哪些作品?
 
崔志芳:站在现在这个时点看,未来十年,我们认为一定是科技驱动,科技创新刚刚开始。
首先是以5G为代表的硬件革命。5G的出现对ABCD软件技术的应用提供了技术平台,A就是AI人工智能、B就是区块链、C就是云计算、D就是大数据我们认为,这种软件技术会推动文化产业从生产到最后跟用户见面的整个流程及各个环节,提高效能、降低成本。具体到我们投的一些项目中,比如我们投了今日头条,它其实是用算法推荐的方法,改善从生产、整合、分发、版权保护到营销的环节,未来十年科技和文化肯定是大融合的十年。
另外一个领域是营销,这个领域离钱最近、离受众最近,所以这个领域是比较容易规模化的。
我们认为,不论技术怎么发展,应用是首位的。所以,我们也会投新流量内容,就是有高附加值的,覆盖新的人群的项目。我们投内容比较多,内容公司特点就是不太容易做大,但是一旦跑出头部的内容,能穿越所有的经济周期和技术周期。头部内容我们认为重点是游戏、影视、长视频、短视频,还有顶级的IP。
 
主持人(何士祥):下面有请吴总谈谈您对文化产业的看法。
 
吴军:文化产业一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所以其实我也想表达几个观点:
第一个,文化产业投资要高度重视技术和需求演变过程中的真实需求,而不是单纯关注静态的财务数据。我们投资所担心的收入、利润都是一个结果,最重要的还是看它的底层逻辑,它的市场需求是不是真实存在。
第二个,要专注技术引领型的企业,传统的文化项目投资价值已不大。2015年,我们投的技术创新型企业就是芒果TV。当时压力很大,因为2015年A轮的时候,芒果TV还是巨亏的,但他一直坚持原创内容、潮流引领和技术赋能。现在看,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收获很多。
 
赵晓晖:SMG这几年的发展都是围绕着新的市场做,但是随着互联网发展,我们这几年确实做的相对谨慎、慢一些。我在SMG做的第一个案子就是爱奇异,当时的想法是认为双方可以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从集团来说,内容需要有各个条线新的投资,投资音乐还是不错的,音乐跟内部形成了一些比较好的合作;在电竞领域也是,有赛事、有直播公司,我们更多的是产业的协同。
 
主持人(何士祥):谢谢,网易云音乐我看挺好,包括电竞,周总讲一讲。
 
周喆:我在2014年加入毅达资本,我问我们的周春芳总,投文化我不懂我怎么投?她说我们主要专注于三个红利:
第一个国企混改的红利;
第二个消费升级的红利;
第三个技术的红利。
我是技术背景出身,进入毅达后,一直沿着技术在大文化产业的赋能开始看项目和投资。
2014年,在个人端,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已经被BAT把持了,我们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窗口的尾巴, 2015年我们投了些出海项目,比如茄子快传。
下一步我们想到家庭端,我们投的一家公司叫易视腾,这家企业为中国移动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做技术服务商。我们投的当年企业亏了好几千万,投资压力挺大。但因为我们看好这个技术在家庭端的应用,所以还是坚持投了,去年这家公司净利润相当好,已经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登陆了资本市场。
再下一步的B端,我们内部讨论的是,文化要和生产服务端结合,赋能生产服务,这也是我们现在的方向。比如我们马上要投的一家企业,公司团队是通信设备商背景,公司有小基站和高清视频传输和大数据的技术,它服务的场景是四川的旅游景点。基于大数据的技术给每个来到四川的游客发送带有链接的欢迎短信,游客点击链接,就能通过在景点布置的小基站实时看到景区的美景,起到了很好的流量导入效应。这个就是科技在文旅行业找到了场景。我们还会继续投资技术和场景结合,赋能B端的项目。
 
主持人(何士祥):达晨最早投的是平台型公司,包括我们当年看爱奇异,我们投这种亏损项目也是压力很大。我们投了爱奇异和芒果,但也错过了今日头条,现在看我们文化产业产生的巨头公司,百度颠覆了广告,头条颠覆了信息流,腾讯改变了社交,都是几万亿大的风口,这些行业有巨大的机会。接下来我们投2B型公司,因为平台型公司压力太大,2B公司相对比较稳定。投完服务,我们开始投上游的内容和品牌,因为内容和品牌永远有机会,比如电影、电视剧、游戏等。在游戏领域,我们投资了吉比特。
文化是一个品牌的象征,我们开始向着品牌公司去拓展,从我们的策略先做食品饮料,有吃有喝是立身之本。再加另外一个行业,就是科技。
下面一个问题,5G时代的到来,您认为还有哪些机会?
 

5G下的文化产业新机会

 
周喆:5G有三点:高速率、低延迟、广连接,这是万物互联的基础。我们以前说三块屏:手机、电脑、PC端,万物互联后,第四块屏可能就会出现,比如车联网的那块大屏。车主等人时会通过那块屏消遣,包括游戏和视频,这块屏上花的时间会越来越多。现在公众场所的洗手池前面好多都有一块屏。未来,基于这些屏幕,会不会产生像蓝色光标、分众这样的企业?我认为有可能。这个只是基于传统的场景。
那5G时代,未来有很多场景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的,只能去由我们各个行业的创业者,针对每一个行业的痛点或者需求,利用技术去赋能和改变。
回到投资机会这个问题,就是去找场景,去找技术。我们会投资能够帮助行业解决痛点的技术,投能够赚钱的场景。
 
赵晓晖:们也在关注5G技术,目前也无法预测哪一块应用最好,我们在看媒体的应用,看VR、AR。另外,我们会关注游戏领域,因为它是更偏内容的应用,在底层技术这一块看的少。
 
吴军:未来,文化产业将受益于技术,但其中里面确实有两个挑战:
1、技术层面,有些技术,做文化产业的投资人未必能看懂。另外,技术与文化的结合能到什么程度?需要投资人对技术有一定的认知。这是对投资团队的挑战。
2、融合层面,其实技术不是天生就能够作用于文化,或者说文化并不能天生与技术完美结合。技术只是一个手段而已。不能搞反了,一定是技术为文化赋能,怎么更好的为文化赋能?需要人的创意,这是对创业者的挑战。
无论如何,未来,技术和文化,或者文化+技术的结合,一定是非常主流的赛道。另外,我认为文化和消费,是很典型的消费升级,我理解它不光是价格的提升,它更多的是品质的提升,品质的提升里面,除了功能性问题,还有一部分情感性的消费。情感怎么来解决?文化来解决。
 
崔志芳:我从创业者的角度说几句,作为一个创业者,我觉得有三点需要关注:
第一个,资本市场的大势。中国经济单边上扬30年,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资本市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口。对于创业者来讲,节奏要把握好,因为节奏不把握好,融资会非常麻烦。
第二个,深入研究C端用户的行为习惯的变迁。科技、内容、所有的平台,要想引爆一个独角兽企业,一定是科技和某些产品的结合,并且点中了消费者行为最拐点的需求。所以我认为,无论科技怎么变迁,C端消费者行为变迁是我们需要大力研究的。
第三个,做企业和做投资一样,最主要的还是长期价值,短期的东西都是瞬间即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周期非常短,所以只有做长期的人,才能在新常态下活下来,投短期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主持人(何士祥):谢谢几位!关于当前的文化产业,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最近上市的农夫山泉。它只是一瓶水吗?其实是一种文化。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是它传达出来的。达晨的投资策略比较简单,就是投资品牌有溢价的企业。
谢谢各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时间: 2020-09-25 13:49:00


编者按:近日,融资中国2020(第八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在北京四季酒店召开。会上,毅达资本合伙人周喆受邀出席圆桌论坛,与弘毅资本合伙人崔志芳、四川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总经理吴军、上海文广资本管理合伙人赵晓晖、达晨财智合伙人何士祥共同探讨了技术引领下,文化产业投资的挑战和机遇。

周喆表示,万物互联后,场景将有无限想象力。回到文化产业投资机会,就是去找场景,去找技术,投能够帮助行业解决痛点的技术,投能够赚钱的场景。

以下为精彩演讲实录分享:

投资技术和场景的结合,赋能B端

 
主持人(何士祥):这场论坛主要围绕技术和文化产业的变革进行讨论,我做文化产业大概有20多年,这几年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5G,文化产业通过技术的变革出现很多龙头企业。先请在座的各位,介绍一下自己投了哪些作品?
 
崔志芳:站在现在这个时点看,未来十年,我们认为一定是科技驱动,科技创新刚刚开始。
首先是以5G为代表的硬件革命。5G的出现对ABCD软件技术的应用提供了技术平台,A就是AI人工智能、B就是区块链、C就是云计算、D就是大数据我们认为,这种软件技术会推动文化产业从生产到最后跟用户见面的整个流程及各个环节,提高效能、降低成本。具体到我们投的一些项目中,比如我们投了今日头条,它其实是用算法推荐的方法,改善从生产、整合、分发、版权保护到营销的环节,未来十年科技和文化肯定是大融合的十年。
另外一个领域是营销,这个领域离钱最近、离受众最近,所以这个领域是比较容易规模化的。
我们认为,不论技术怎么发展,应用是首位的。所以,我们也会投新流量内容,就是有高附加值的,覆盖新的人群的项目。我们投内容比较多,内容公司特点就是不太容易做大,但是一旦跑出头部的内容,能穿越所有的经济周期和技术周期。头部内容我们认为重点是游戏、影视、长视频、短视频,还有顶级的IP。
 
主持人(何士祥):下面有请吴总谈谈您对文化产业的看法。
 
吴军:文化产业一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所以其实我也想表达几个观点:
第一个,文化产业投资要高度重视技术和需求演变过程中的真实需求,而不是单纯关注静态的财务数据。我们投资所担心的收入、利润都是一个结果,最重要的还是看它的底层逻辑,它的市场需求是不是真实存在。
第二个,要专注技术引领型的企业,传统的文化项目投资价值已不大。2015年,我们投的技术创新型企业就是芒果TV。当时压力很大,因为2015年A轮的时候,芒果TV还是巨亏的,但他一直坚持原创内容、潮流引领和技术赋能。现在看,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收获很多。
 
赵晓晖:SMG这几年的发展都是围绕着新的市场做,但是随着互联网发展,我们这几年确实做的相对谨慎、慢一些。我在SMG做的第一个案子就是爱奇异,当时的想法是认为双方可以形成良好的合作关系。从集团来说,内容需要有各个条线新的投资,投资音乐还是不错的,音乐跟内部形成了一些比较好的合作;在电竞领域也是,有赛事、有直播公司,我们更多的是产业的协同。
 
主持人(何士祥):谢谢,网易云音乐我看挺好,包括电竞,周总讲一讲。
 
周喆:我在2014年加入毅达资本,我问我们的周春芳总,投文化我不懂我怎么投?她说我们主要专注于三个红利:
第一个国企混改的红利;
第二个消费升级的红利;
第三个技术的红利。
我是技术背景出身,进入毅达后,一直沿着技术在大文化产业的赋能开始看项目和投资。
2014年,在个人端,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已经被BAT把持了,我们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窗口的尾巴, 2015年我们投了些出海项目,比如茄子快传。
下一步我们想到家庭端,我们投的一家公司叫易视腾,这家企业为中国移动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做技术服务商。我们投的当年企业亏了好几千万,投资压力挺大。但因为我们看好这个技术在家庭端的应用,所以还是坚持投了,去年这家公司净利润相当好,已经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登陆了资本市场。
再下一步的B端,我们内部讨论的是,文化要和生产服务端结合,赋能生产服务,这也是我们现在的方向。比如我们马上要投的一家企业,公司团队是通信设备商背景,公司有小基站和高清视频传输和大数据的技术,它服务的场景是四川的旅游景点。基于大数据的技术给每个来到四川的游客发送带有链接的欢迎短信,游客点击链接,就能通过在景点布置的小基站实时看到景区的美景,起到了很好的流量导入效应。这个就是科技在文旅行业找到了场景。我们还会继续投资技术和场景结合,赋能B端的项目。
 
主持人(何士祥):达晨最早投的是平台型公司,包括我们当年看爱奇异,我们投这种亏损项目也是压力很大。我们投了爱奇异和芒果,但也错过了今日头条,现在看我们文化产业产生的巨头公司,百度颠覆了广告,头条颠覆了信息流,腾讯改变了社交,都是几万亿大的风口,这些行业有巨大的机会。接下来我们投2B型公司,因为平台型公司压力太大,2B公司相对比较稳定。投完服务,我们开始投上游的内容和品牌,因为内容和品牌永远有机会,比如电影、电视剧、游戏等。在游戏领域,我们投资了吉比特。
文化是一个品牌的象征,我们开始向着品牌公司去拓展,从我们的策略先做食品饮料,有吃有喝是立身之本。再加另外一个行业,就是科技。
下面一个问题,5G时代的到来,您认为还有哪些机会?
 

5G下的文化产业新机会

 
周喆:5G有三点:高速率、低延迟、广连接,这是万物互联的基础。我们以前说三块屏:手机、电脑、PC端,万物互联后,第四块屏可能就会出现,比如车联网的那块大屏。车主等人时会通过那块屏消遣,包括游戏和视频,这块屏上花的时间会越来越多。现在公众场所的洗手池前面好多都有一块屏。未来,基于这些屏幕,会不会产生像蓝色光标、分众这样的企业?我认为有可能。这个只是基于传统的场景。
那5G时代,未来有很多场景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的,只能去由我们各个行业的创业者,针对每一个行业的痛点或者需求,利用技术去赋能和改变。
回到投资机会这个问题,就是去找场景,去找技术。我们会投资能够帮助行业解决痛点的技术,投能够赚钱的场景。
 
赵晓晖:们也在关注5G技术,目前也无法预测哪一块应用最好,我们在看媒体的应用,看VR、AR。另外,我们会关注游戏领域,因为它是更偏内容的应用,在底层技术这一块看的少。
 
吴军:未来,文化产业将受益于技术,但其中里面确实有两个挑战:
1、技术层面,有些技术,做文化产业的投资人未必能看懂。另外,技术与文化的结合能到什么程度?需要投资人对技术有一定的认知。这是对投资团队的挑战。
2、融合层面,其实技术不是天生就能够作用于文化,或者说文化并不能天生与技术完美结合。技术只是一个手段而已。不能搞反了,一定是技术为文化赋能,怎么更好的为文化赋能?需要人的创意,这是对创业者的挑战。
无论如何,未来,技术和文化,或者文化+技术的结合,一定是非常主流的赛道。另外,我认为文化和消费,是很典型的消费升级,我理解它不光是价格的提升,它更多的是品质的提升,品质的提升里面,除了功能性问题,还有一部分情感性的消费。情感怎么来解决?文化来解决。
 
崔志芳:我从创业者的角度说几句,作为一个创业者,我觉得有三点需要关注:
第一个,资本市场的大势。中国经济单边上扬30年,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资本市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口。对于创业者来讲,节奏要把握好,因为节奏不把握好,融资会非常麻烦。
第二个,深入研究C端用户的行为习惯的变迁。科技、内容、所有的平台,要想引爆一个独角兽企业,一定是科技和某些产品的结合,并且点中了消费者行为最拐点的需求。所以我认为,无论科技怎么变迁,C端消费者行为变迁是我们需要大力研究的。
第三个,做企业和做投资一样,最主要的还是长期价值,短期的东西都是瞬间即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周期非常短,所以只有做长期的人,才能在新常态下活下来,投短期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主持人(何士祥):谢谢几位!关于当前的文化产业,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最近上市的农夫山泉。它只是一瓶水吗?其实是一种文化。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是它传达出来的。达晨的投资策略比较简单,就是投资品牌有溢价的企业。
谢谢各位!
 

上一篇:

下一篇:

社会责任
2020-2021
2019-2020
诚聘英才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