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达资本应文禄:新投资时代到来了,只是大部分人后知后觉 - 公司观点 - ADDOR CAPITAL - 毅达资本

毅达资本应文禄:新投资时代到来了,只是大部分人后知后觉

发布时间: 2021-05-15 09:57:00

过去一年全球格局、投资环境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表示:“投资没有永恒之城,小概率事件不断挑战我们的认知,化危为机管理好小概率的事件,是投资过程中必修的一门课。”
 
在应文禄看来,现在疫情还远未进入后时代,长期的世界隔离推动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持续改变。在宏观层面,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构成了双重压力,今年的资本市场,可能不像去年那么乐观。
 
而在混沌之中,有哪些希望之光呢?应文禄认为,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和完整的工业体系,再加上最近几年越来越好的营商环境,和一大批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半导体、新材料和生物医药等工业体系将全面提升,一些所谓的短板会被攻克,薄弱环节会被补上,相信中国工业体系定将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形势。


 

513日的15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应文禄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与各位新老朋友在投中的盛会上相遇。去年,也是在这里,我做过一次演讲,主题是《不要错失再平衡机遇,重新定义和把握影响未来的战略核心资产》,并提出当下就是最好的窗口期。如今一年过去了,不论是全球格局还是我们的投资环境,都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作为一家长期在投资一线耕耘的投资机构,毅达资本每年投资100多家企业,团队平均每年看几千家企业,从微观中见中观,于中观中感受宏观,今天,我也想借着这次活动,与大家分享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和体会:

投资没有永恒之城 

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关注宏观经济数据,关注中美关系走向和世界格局,关注人类发展与自然的关系。

《未来简史》里说到,3000年以来,人类发展的三大敌人是饥荒、瘟疫和战争。但最近几十年,我们在这方面并没有切身的感受,饥荒、瘟疫和战争似乎都离我们很遥远。没想到去年新冠疫情突然肆虐全球,迄今已经造成1.55亿人感染,324万人失去生命。

拉长历史我们会发现,很多不可预知的偶然事件,其实就是历史的常态,这些小概率事件会突然带来格局的再塑造、资源的再分配,新冠疫情也是如此。

受疫情的影响,世界大国的关系正在变化、全球产业链分工正在调整、全球资源竞争正在加剧,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很难相信:投资可以独立于宏观而存在。

2020年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是宏观没有永恒的秩序,投资也没有永恒之城,小概率事件更在不断地挑战大家的认知。反省认知的暗区,化危为机,在黑天鹅、灰犀牛事件中把握发展机遇是投资机构的必修课。

当下影响投资的几个宏观变量

我们说投资很难独立于宏观存在,那影响当下投资的宏观变量是什么呢?

(一)疫情远没进入“后”时代

哈佛大学最近发布了一篇论文:无论是否能研发出疫苗,新冠病毒都可能会陪伴人类到2025年。那么,2025年以后人类能摆脱新冠病毒吗?不,只是到时我们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隔离的生活方式了……

世卫组织也表示,新冠病毒进行到现在,很可能已经成为一个长期性问题。现在看来,疫情还远未进入“后”时代,长期的世界隔离将推动生产和生活方式持续变革。

从产业链分工来讲,全球范围内的水平式分工将走向区域化、垂直化;我们看到国内龙头企业正在培育自己的供应链体系,中小企业也由此获得了发展壮大的机会。

此外,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将变成新常态,VR/AR、在线教育、远程医疗等产业正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二)振兴实体经济成为各国的迫切需求

最近,我们看到,美国提出“回归实业”,日本提出“去空心化”,欧洲提出“再工业化”,中国提出“双循环”。在疫情的加速催化下,振兴实体经济变成所有大国的迫切需求。

但在一线工作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外资在撤离中国。相反,中国自身工业体系的完善、产业链的配套做得有声有色。
越来越多的人才、产业在向中国回流、转移。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做出了合理的选择。

(三)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构成双重压力

2020年新冠突如其来,并在全球迅速蔓延,但对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同行来讲,感觉又是另一番情景。为什么?我想从GDP、CPI和M2的关系方面,做个简要分析。去年我们GDP增长了2.3%,再加上CPI和PPI的加权约0.7%,即经济增长加通胀是3%,广义货币M2是11%的增速,换句话说,有8%是让大家做投资的空间了。所以2020年,大家普遍觉得,投资还是很好做的。

同样的分析来看2021年,今年GDP增速定的目标是6%(实际上大部分经济学家预测在8-9%左右),通胀目标是3%,预计M2增速会比去年下降,如果下降到9%。很遗憾,可以给我们做投资的空间几乎为零。此外,输入性通胀带来原材料成本上升,企业利润率下滑,对企业的经营以及现金流管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双重压力下,今年资本市场的波动可能较大,整体更难。

(四)全面推行注册制是看得见的未来

关于注册制,最近大家普遍感觉,上市趋严,全面注册制改革似乎也有放缓的迹象。的确,注册制在推行的过程中也涌现出很多新问题,监管机构围绕这些问题在不断推出解决方案。

但我相信,市场化改革是一个长期的必然的趋势,当下的审核双轨制,我认为是改革过程中的节奏把握而已。

监管机构希望把好入口关,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对发行企业而言,只要自身准备好了,发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全面推行注册制,既是市场化的方向,也是国际通行规则,更多次被写入中央有关文件,是看的见的未来。

混沌中,寻找未来之光

(一)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上个月23号,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有一次公开演讲,大陆媒体特别关心,他说“大陆半导体制造至少落后台积电5年以上”。这话说的有点扎心,大家情感上可能很难接受,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我更关心的是他演讲中的另一句话,他说,“纵观台湾最近二三十年产业的发展,台湾的其他产业,很难再复制台积电模式,再造下一座护X神山”。

台湾半导体产业确实有它的领先性,上游有联发科,下游有日月光,但是再往前端的原材料、后端的市场,台湾没有优势。相反,大陆拥有广阔的市场,完整的工业体系,再加上最近几年越来越好的营商环境,还有一大批具有创业精神的企业家,我相信,在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下,我们的半导体、新材料、生物医疗等工业体系会全面提升,一些被掐脖子的环节终将被攻克,薄弱短板也将通过补链、强链的方式得到完善,中国工业体系未来定将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形势。

(二)灿烂星空既需要“北斗七星”,更需要“闪烁群星”

中国要打造有全球话语权的产业体系,需要产业巨头,它们是森林中的苍天大树,是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是压舱石一般的核心资产,但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更需要培育一批有科技含量、有成长空间的小巨人、单打冠军,它们才是构成整片森林的基础,是成就灿烂星空的闪耀群星。

作为创投机构,我相信大家都会依据自身的资本量和能力做出各自的定位,追逐明星项目也好,投资成长性资产也罢,我建议大家都要有使命感,要和国家未来紧密结合起来,真正投资国家在工业体系中的短板,尤其是进口替代,为中国在世界新一轮排位赛中实现更好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三) “追风少年”创业时代进入下半场,“科技精英”创业时代蓬勃而出。

互联网创业时代,不少创业者非常年轻,大多处于二十三四岁到三十三四岁的黄金创业年龄,他们拥有满腔热血,凭借一个创意或者一个创新的模式,在资本的助推下,成就了一个又一个平台型或垂直类的明星企业,一波又一波的“追风少年”由此脱颖而出。
而今,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时代的呼唤。创业的模式也从过去的模式类快速切换到技术创新以及硬科技创新的轨道上。

在投资实践中,我们发现从事科技产业的这一批创业者风格迥然不一。科技创业者需要更加深厚的产业积淀,这批人在前十年大多处于摸索、学习、积累的过程,很多创始人在三十四五岁甚至五六十岁才开始创业。

当下,中国的产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社会对科技、对人才、对企业家的尊重进一步激发了科技创新创业的热情,资本在加速向科技创新领域聚集,虽然GDP增长进入中低速轨道成为新常态,大家对资本市场近期的波动也有一些担忧,但我相信,强身健体下的中国资本市场更加值得期待。

巴菲特今年5月1日召开的股东大会我相信大家都看了,开场发言中巴菲特放了两张图,今天在这里我也想再次引用下。

他先展示了1989年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企业。其中美国6家,日本12家,中国为0(当时中国证券交易所还没有开业),这些企业中绝大多数是银行、能源企业。然后他再展示了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企业,其中绝大多数是美国科技企业,还有4家中国企业,日本企业的数量是0。

通过这两张图,我们能明显感受出两个迹象,一是美国科技引领全球,二是中国崛起不可忽视。

巴菲特一直都是提倡投国运的人。股市和GDP不是正向关系,但和科技发展密切相关。最近十几年,美国虽然GDP增速放缓,但科技进步非常明显,由此带动了美国股市长达十几年的上涨。这样的故事,历史上在德国、在日本、在韩国都发生过。所以在这里,也建议大家,不畏波动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各位同行朋友,投资没有永恒之城,新秩序时代正在到来,只是大部分人可能还后知后觉。在混沌状态,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天窗打开,才能更好的看清方向。未来,也希望在座的大家都能拨开迷雾,把握时代的机遇,做出正确的选择。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时间: 2021-05-15 09:57:00

过去一年全球格局、投资环境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表示:“投资没有永恒之城,小概率事件不断挑战我们的认知,化危为机管理好小概率的事件,是投资过程中必修的一门课。”
 
在应文禄看来,现在疫情还远未进入后时代,长期的世界隔离推动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持续改变。在宏观层面,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构成了双重压力,今年的资本市场,可能不像去年那么乐观。
 
而在混沌之中,有哪些希望之光呢?应文禄认为,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和完整的工业体系,再加上最近几年越来越好的营商环境,和一大批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半导体、新材料和生物医药等工业体系将全面提升,一些所谓的短板会被攻克,薄弱环节会被补上,相信中国工业体系定将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形势。


 

513日的15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应文禄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与各位新老朋友在投中的盛会上相遇。去年,也是在这里,我做过一次演讲,主题是《不要错失再平衡机遇,重新定义和把握影响未来的战略核心资产》,并提出当下就是最好的窗口期。如今一年过去了,不论是全球格局还是我们的投资环境,都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作为一家长期在投资一线耕耘的投资机构,毅达资本每年投资100多家企业,团队平均每年看几千家企业,从微观中见中观,于中观中感受宏观,今天,我也想借着这次活动,与大家分享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和体会:

投资没有永恒之城 

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关注宏观经济数据,关注中美关系走向和世界格局,关注人类发展与自然的关系。

《未来简史》里说到,3000年以来,人类发展的三大敌人是饥荒、瘟疫和战争。但最近几十年,我们在这方面并没有切身的感受,饥荒、瘟疫和战争似乎都离我们很遥远。没想到去年新冠疫情突然肆虐全球,迄今已经造成1.55亿人感染,324万人失去生命。

拉长历史我们会发现,很多不可预知的偶然事件,其实就是历史的常态,这些小概率事件会突然带来格局的再塑造、资源的再分配,新冠疫情也是如此。

受疫情的影响,世界大国的关系正在变化、全球产业链分工正在调整、全球资源竞争正在加剧,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很难相信:投资可以独立于宏观而存在。

2020年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是宏观没有永恒的秩序,投资也没有永恒之城,小概率事件更在不断地挑战大家的认知。反省认知的暗区,化危为机,在黑天鹅、灰犀牛事件中把握发展机遇是投资机构的必修课。

当下影响投资的几个宏观变量

我们说投资很难独立于宏观存在,那影响当下投资的宏观变量是什么呢?

(一)疫情远没进入“后”时代

哈佛大学最近发布了一篇论文:无论是否能研发出疫苗,新冠病毒都可能会陪伴人类到2025年。那么,2025年以后人类能摆脱新冠病毒吗?不,只是到时我们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隔离的生活方式了……

世卫组织也表示,新冠病毒进行到现在,很可能已经成为一个长期性问题。现在看来,疫情还远未进入“后”时代,长期的世界隔离将推动生产和生活方式持续变革。

从产业链分工来讲,全球范围内的水平式分工将走向区域化、垂直化;我们看到国内龙头企业正在培育自己的供应链体系,中小企业也由此获得了发展壮大的机会。

此外,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将变成新常态,VR/AR、在线教育、远程医疗等产业正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二)振兴实体经济成为各国的迫切需求

最近,我们看到,美国提出“回归实业”,日本提出“去空心化”,欧洲提出“再工业化”,中国提出“双循环”。在疫情的加速催化下,振兴实体经济变成所有大国的迫切需求。

但在一线工作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外资在撤离中国。相反,中国自身工业体系的完善、产业链的配套做得有声有色。
越来越多的人才、产业在向中国回流、转移。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做出了合理的选择。

(三)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构成双重压力

2020年新冠突如其来,并在全球迅速蔓延,但对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同行来讲,感觉又是另一番情景。为什么?我想从GDP、CPI和M2的关系方面,做个简要分析。去年我们GDP增长了2.3%,再加上CPI和PPI的加权约0.7%,即经济增长加通胀是3%,广义货币M2是11%的增速,换句话说,有8%是让大家做投资的空间了。所以2020年,大家普遍觉得,投资还是很好做的。

同样的分析来看2021年,今年GDP增速定的目标是6%(实际上大部分经济学家预测在8-9%左右),通胀目标是3%,预计M2增速会比去年下降,如果下降到9%。很遗憾,可以给我们做投资的空间几乎为零。此外,输入性通胀带来原材料成本上升,企业利润率下滑,对企业的经营以及现金流管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输入性通胀和流动性紧平衡双重压力下,今年资本市场的波动可能较大,整体更难。

(四)全面推行注册制是看得见的未来

关于注册制,最近大家普遍感觉,上市趋严,全面注册制改革似乎也有放缓的迹象。的确,注册制在推行的过程中也涌现出很多新问题,监管机构围绕这些问题在不断推出解决方案。

但我相信,市场化改革是一个长期的必然的趋势,当下的审核双轨制,我认为是改革过程中的节奏把握而已。

监管机构希望把好入口关,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对发行企业而言,只要自身准备好了,发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全面推行注册制,既是市场化的方向,也是国际通行规则,更多次被写入中央有关文件,是看的见的未来。

混沌中,寻找未来之光

(一)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上个月23号,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有一次公开演讲,大陆媒体特别关心,他说“大陆半导体制造至少落后台积电5年以上”。这话说的有点扎心,大家情感上可能很难接受,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我更关心的是他演讲中的另一句话,他说,“纵观台湾最近二三十年产业的发展,台湾的其他产业,很难再复制台积电模式,再造下一座护X神山”。

台湾半导体产业确实有它的领先性,上游有联发科,下游有日月光,但是再往前端的原材料、后端的市场,台湾没有优势。相反,大陆拥有广阔的市场,完整的工业体系,再加上最近几年越来越好的营商环境,还有一大批具有创业精神的企业家,我相信,在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下,我们的半导体、新材料、生物医疗等工业体系会全面提升,一些被掐脖子的环节终将被攻克,薄弱短板也将通过补链、强链的方式得到完善,中国工业体系未来定将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形势。

(二)灿烂星空既需要“北斗七星”,更需要“闪烁群星”

中国要打造有全球话语权的产业体系,需要产业巨头,它们是森林中的苍天大树,是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是压舱石一般的核心资产,但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更需要培育一批有科技含量、有成长空间的小巨人、单打冠军,它们才是构成整片森林的基础,是成就灿烂星空的闪耀群星。

作为创投机构,我相信大家都会依据自身的资本量和能力做出各自的定位,追逐明星项目也好,投资成长性资产也罢,我建议大家都要有使命感,要和国家未来紧密结合起来,真正投资国家在工业体系中的短板,尤其是进口替代,为中国在世界新一轮排位赛中实现更好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三) “追风少年”创业时代进入下半场,“科技精英”创业时代蓬勃而出。

互联网创业时代,不少创业者非常年轻,大多处于二十三四岁到三十三四岁的黄金创业年龄,他们拥有满腔热血,凭借一个创意或者一个创新的模式,在资本的助推下,成就了一个又一个平台型或垂直类的明星企业,一波又一波的“追风少年”由此脱颖而出。
而今,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时代的呼唤。创业的模式也从过去的模式类快速切换到技术创新以及硬科技创新的轨道上。

在投资实践中,我们发现从事科技产业的这一批创业者风格迥然不一。科技创业者需要更加深厚的产业积淀,这批人在前十年大多处于摸索、学习、积累的过程,很多创始人在三十四五岁甚至五六十岁才开始创业。

当下,中国的产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社会对科技、对人才、对企业家的尊重进一步激发了科技创新创业的热情,资本在加速向科技创新领域聚集,虽然GDP增长进入中低速轨道成为新常态,大家对资本市场近期的波动也有一些担忧,但我相信,强身健体下的中国资本市场更加值得期待。

巴菲特今年5月1日召开的股东大会我相信大家都看了,开场发言中巴菲特放了两张图,今天在这里我也想再次引用下。

他先展示了1989年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企业。其中美国6家,日本12家,中国为0(当时中国证券交易所还没有开业),这些企业中绝大多数是银行、能源企业。然后他再展示了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企业,其中绝大多数是美国科技企业,还有4家中国企业,日本企业的数量是0。

通过这两张图,我们能明显感受出两个迹象,一是美国科技引领全球,二是中国崛起不可忽视。

巴菲特一直都是提倡投国运的人。股市和GDP不是正向关系,但和科技发展密切相关。最近十几年,美国虽然GDP增速放缓,但科技进步非常明显,由此带动了美国股市长达十几年的上涨。这样的故事,历史上在德国、在日本、在韩国都发生过。所以在这里,也建议大家,不畏波动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各位同行朋友,投资没有永恒之城,新秩序时代正在到来,只是大部分人可能还后知后觉。在混沌状态,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天窗打开,才能更好的看清方向。未来,也希望在座的大家都能拨开迷雾,把握时代的机遇,做出正确的选择。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报告
诚聘英才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